森源哲吾

yys+滑孫相關。酒茨酒,戳關注請注意避雷。偶爾廢話。
海賊相關走子博 酸奶麥片,也有幾率掉落人外跟OC。
茨吹,羅吹,鯉吹。

「酒茨」扒一扒酒茨綜藝節目裡面的小粉紅(4)

不知道昨晚N市的大家怎麼樣。早上的時候我有在微博看到repo,感覺沒有在X市的那場基情啊...難道是N市酒茨同黨不足所以沒有足夠的repo嗎?還是說在X市的時候太多人發現他們基情畫面然後被公司警告了...好了,開始今天的爆料吧。

----------------------------

46. 我覺得昨天之後微博上討論的最激烈的事情莫過於昨天凌晨的時候茨球po了一張下午他們排練完之後在海邊玩的短視頻吧。相信很多人注意到了茨球右腳上的那個系著鈴鐺的紅繩。沒錯,不用猜了,也不用覺得好像很眼熟了,那個就是當年吞哥的。同一個。很早之前是有當面證實過的,不過算是野史吧,很多人都不知道。

47. 其實以前吞哥的這個鈴鐺出場率蠻高的,你們去翻翻之前的視屏跟照片,吞哥當時確實有一條紅繩鈴鐺在右手上面。最早可以追溯到09年,而且這根紅繩是有來歷的。吞哥有介紹過,不過沒有提到太多。具體是哪一個節目的訪談我忘記名字了...不過你們也知道,他們的第三張專輯是在海外錄製的,也是他們第一張在海外錄的專輯。所以當時有節目專門做了一期就是全程跟拍他們,從準備出行的前一天一直拍到了機場送機。中間有一段採訪就是說他們分別為出行做了什麼準備。吞哥就說為了祈禱這一次的專輯錄製能夠順利完成,所以專程去了一次神社祈福,還拿到了神社的紅繩跟鈴鐺,說是要全程戴在手上。然後就是你們知道的了,那一張專輯可謂是一絕,是讓他們聲名大噪的起點,在那之前,演唱會的場次一般是不到一萬人的。那之後,一票難求,五萬人演唱會就算同一個地方連開兩場都座無虛席。所以為了還願,那條紅繩鈴鐺就一直都在吞哥手上了,幾乎沒有看到過取下來的時候。

48. 然後不得不提一下另一件事。你們還記得前年茨球右手骨折的事嗎?也直接因為手骨折導致後面的演唱會都全部取消。他們就集體休息了小半年吧...啊...雖然另外三個人中間還是跑了不少節目。中間有人問茨球的手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有解釋。說那個時候是因為剛排練結束準備走的時候茨球一腳拌在了一堆亂線中,他一個踉蹌,雖然並沒有立馬因此而摔倒,但是本來想為了平衡身子而跨出去的一大步正好一腳踢到了音箱的棱角上,嗯,沒穿鞋子所以...這個平衡還是沒有穩得過來,就那樣摔倒了,肘部著地,直接摔了個粉碎性骨折。

49. 我覺得你們可能已經猜到了那根紅繩鈴鐺是怎麼從吞哥手上轉移到茨球腳上的了。實錘是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我朋友的朋友看見的。那天她晚上加班后很晚了,就說在回家路上順路去吃個宵夜。沒想到這個順路就正好碰到了吞哥他們。當時是吞哥,茨球,切切三個人出來在店裡吃麻辣燙。順便一說他們的錄音室大江山其實就在那附近。因為很晚了,店裡除了他們就是我朋友的朋友了,姑且稱他為A好了。看他們坐在那吃,A本來也是他們團的迷妹,就跑過去打招呼。沒想到!!切切居然直接讓A坐過去一起吃...。於是A就被他們請了一頓夜宵。忍不住感歎一下他們真是太好了,有這種偶像真是此生無悔了。還有順便嫉妒一下A。中間他們說了不少話。不過我整理了一下重點,有兩個。首先是,A問了茨球為什麼都受傷了還來錄音室做什麼。然後茨球很理直氣壯的說【來玩啊】我來深度剖析一下這句話:你們知道的,茨球受傷的那段時候其實後來的節目裡面有提到過其他幾個人都是在做什麼。他們也並沒有閒著。不僅白天的時候有的通告也是要跑的,晚上回錄音室他們還會堅持練習,除此之外對於籌備下一張專輯也做一下準備。所以就算茨球受傷,他們剩下的幾個人依舊錄音室天天見。茨球因為手受傷所以是沒辦法直接參與他們的練習的,過去玩確實是實話。可是他過去能做什麼呢?除了盯著吞哥跟盯著吞哥還有盯著吞哥還能做什麼?所以我認為他那句過去玩應該是【過去找吞哥玩】的縮寫形式。

50. 第二件事就刺激了。當時其實還沒人知道茨球是怎麼受傷的。因為他們還沒在節目裡面公佈,但是A問起來了,所以他們就說了。A說茨球怎麼這麼衰,然後吞哥無比讚同的回頭看了一眼茨球深表同情。就連切切也在旁邊點頭。然後吞哥就說【要不過幾天我帶你去神社拜一拜吧?】(重點來了,各位注意!!先給切切鼓掌!!)切切就一邊吃一邊在跟他們說這樣不行,如果是先受傷再去祈福的話,這樣就算是不誠,所以沒用,或許說不定還會更慘。然後就...吞哥跟茨球喜聞樂見的信了邪,放棄了過兩天去神社的想法。然後切切又跟吞哥說,【你不是有紅繩嗎,給他試試唄。】於是吞哥跟茨球再次喜聞樂見的信了他的邪...當場就把那個給茨球了。A本來不是吃酒茨的,但是當時看了那一幕還是覺得好給力給氣...不過這一段確實沒多少人知道,而且當時可能因為茨球右手受傷,左右要做的事太多了,所以當時就沒戴在手上,直接拴在了腳上,後來就沒變過。又因為茨球不太穿短褲,大熱天都是捂著長褲到處跑於是那個不起眼的紅繩鈴鐺確實很多人都沒見過。

51. 對了,在茨球受傷期間,他們參加的綜藝節目也很有料,你們注意一下就會發現,就算是茨球不在現場,吞哥也是有意無意的各種cue茨球。而且總覺得在主持人聽到他各種cue了茨球之後,再追問原因,總顯得那些原因很雞肋,很牽強,給人一種感覺就是吞哥被反問為什麼之後在腦海中瘋狂頭腦風暴10秒之後得來的回答。

52. 我來舉幾個例子。當主持人問到【你們休息的這半年期間,最常去哪?要寫出前三的地點】。切切跟狗子都還蠻正常的寫 錄音室,自己家,某某公共場所之類的。就吞哥是一股清流。他寫的是:錄音室,茨木家,自己家。你們記得有個表情包就是這一瞬間的截圖嗎?當時這個節目播出的時候我們酒茨的群裡全都瘋了,這是什麼展開...。當主持人問吞哥為什麼去茨木家的時候,他說【因為他是病人啊,身為盡職盡責的團長,當然要時時刻刻關心團員的身體健康。而且他有一段時間父母沒在國內,他就一個人住,一隻手不是很方便,我就犧牲了我業餘時間跑去幫忙。】看到沒,吞哥就是這樣表演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的。說得像是很委屈的樣子,其實心裡開心得不得了吧...

53. 還有一次也是他們三個上節目。中間有一個環節是電話連線到了茨球。一開始接聽的時候沒有人說這是現場連線,而且那天很巧的是,本來拿來打現場連線的手機出了點問題,死活打不出去,於是吞哥就說用他的手機打。如果要是當時沒有這個事的話,估計也不會爆出後面耐人尋味的小粉紅。接通電話之後先出聲的是吞哥,【喂,茨木你在幹嘛】【啊,摯友啊。吾在家看電視呢。晚上你要過來嗎?】然後我跟你們講,這句話剛語音一落,現場的最精彩的不是吞哥,而是狗子跟切切的表情,活像是見了鬼。切切立馬搶先說【我們正在錄影棚錄節目,大家都在就差你了。】好在切切反應快,可能是他覺得這樣下去可能或有很不得了的事情即將發生,於是直接挺身而出一把把茨球可能說出來的不得了的話掐死在腹中。至於我為什麼說茨球有可能說出什麼不得了的話呢?因為在切切這句話之後明顯聽到了茨球那邊傳來了咳嗽聲音,我總覺得當時茨球以為是吞哥單獨給他打電話所以優哉游哉的在家裡一邊看電視一邊喝可樂磕爆米花地邀請吞哥晚上過去,哪知道差點捅出什麼簍子。被嚇得嗆到了。但是話又說回來,能一開口就直接問晚上要不要去他家也是很厲害了,我覺得,除了對吞哥,哪天要是換一個人的手機給他打,就算是依舊讓吞哥第一個開口,茨球也絕對不會說出那樣的話吧?

54. 還有就是後來一次節目,那時候估計茨球已經好得快差不多了,所以也跟著上了一期節目。我想說主持人的眼睛太亮了!因為茨球還沒好完,所以手上依舊打著石膏,主持人就看到他的石膏真的很藝術。五顏六色的各種圖案都有,於是就在問那個是高是怎麼回事。茨球就說是吞哥畫的,然後先垮了一遍畫的蠻好的,在最後一句嫌棄了一句好幼稚哈哈哈。吞哥就說又不是他一個人再畫,切切跟狗子也參與了的。結果這句話一說完,另外兩個人立馬跟他劃清界限,說他們兩個只是在石膏上畫了幾筆,然而吞哥是整幅創作。

55. 對了,對於石膏上的畫,有一個特寫來著。首先我們要感謝當年貼吧裡的那位有心的朋友,他把石膏上的圖特寫都截下來,然後拼成了一張比較完整的圖。注意了,這可不是普通的圖,竟然還有隱藏劇情。在雜亂無章的背景裡面藏著一個白髮的簡筆畫小人。然後那個小人抱著一把吉他,很明顯了,這個就是畫的茨球。但是重點是,在那個簡筆畫小人的右上方,隱藏著一個葫蘆,葫蘆是被一堵墻擋住了一大半,頗有一種偷偷注視的感覺。而且因為墻跟葫蘆的顏色特別像,所以乍一看根本沒有注意到那個葫蘆...我覺得這個故事真的不簡單。吞哥在想些什麼啊...。反正我是滑稽臉了。

---------------------------

今天就爆料到這裡~那張圖你們可以自行搜一下,或者去貼吧找找看。考驗放大鏡女孩的時候到了!P.S.那個葫蘆真的藏的太好了...

 

评论(4)
热度(38)
©森源哲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