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源哲吾

yys+滑孫相關。酒茨酒,戳關注請注意避雷。偶爾廢話。
海賊相關走子博 酸奶麥片,也有幾率掉落人外跟OC。
茨吹,羅吹,鯉吹。

「酒茨」扒一扒酒茨綜藝節目裡面的小粉紅(2)

娛樂圈梗/論壇分析貼/

樂隊設定:酒吞 茨木 鬼切 大天狗

注:文中酒茨沒官方實錘,但是各種表現都實在是太給里給氣了,於是都是歌迷從各種小細節中YY

——————————

樓主又來啦~然後我們接著寫!

16. 是一個朋友錄到的綜藝節目的錄製現場,中途休息時候的視頻。當時他們在玩一個需要體力的遊戲,因為吞哥負責的那個角色並沒有出體力,而是出腦力,所以進廣告的休息時間其他三人都攤在哪裡,累得不想說話。然後就看見吞哥徑直的走到茨球後面給他捏肩捶背什麼的。唉…吞哥這是區別待遇啊,求求你看看另外兩個累癱的人啊,怎麼眼裡只有茨球呢?

17. 還有我不知道你們發現沒,茨球本來比吞哥高一點,但是為什麼每次上節目他們站在一起的時候茨球明顯的跟吞哥差不多高?你們注意看拍到全身的時候,會發現茨球每次站都是岔開腳站的。有一次主持人還在吐槽他說這樣站略不美觀啊。茨球說的是「吾這是自降身高為了畫面平衡感。」好,我姑且信了,但是重點是,你們有沒有發現他這樣岔開腳站的樣子從來都只會出現在他站在吞哥的旁邊的時候才會這樣?你們回去看看,如果旁邊是切切跟狗子,他絕對不是岔腿站的。唉…這自降身高怕不是為了畫面平衡感,而是為了凸顯吞哥的高大吧。對了還有個關於吞哥的料哈哈哈,偷偷講。之前有節目組跑到他們的錄音室去採訪他們,有好多鏡頭都看得到他們是光腳的,然後有一個鏡頭茨球也是岔腿站在吞哥旁邊,可是當時那個身高差跟每次上節目他們的身高差明顯不符啊。唯一解釋就只有吞哥穿了內增高!由此可見吞哥對於自己的身高有多執著,也可以看出茨球為了守護他家吞哥的身高有多努力…

18. 說到那次錄音室採訪就不得不提另外幾件事。一個是當時採訪的時候他們正好準備綵排,然後就拍到他們在擺弄那些樂器,要設置好。大家先是在各自弄各自的東西,因為吞哥是主唱所以設備特別簡單,他調好了其他人都沒弄好。我先給他大家稍微解釋一下當時的進度。切切還沒擺好他的鼓,狗子還在捋他貝斯音箱那一大堆線。茨球其實已經插好了吉他開始調音了。所以由此可以看出,進度最低的是切切,其次是狗子,茨球應該都快弄完了。然後就看見吞哥跑過去幫茨球弄…不好意思??吞哥你看不見其他兩個人的進度嗎??直接跑去幫完成度最高的茨球是怎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愛嗎?

19. 然後就是拍到他們休息的時候是在做什麼。我覺得當時他們絕對是忘記還有人在拍了,簡直就是放飛自我!!剛排練完從排練室出來然後那個節目主持人就在問「你們平時休息的時候在做什麼?」然後狗子就說玩遊戲啊。就看到攝像機跟著狗子茨球去到了客廳的沙發上。吞哥那會兒應該去拿啤酒了,切切不知道神遊去哪了。然後就看到他們兩個坐下就玩起了PS4上的格鬥遊戲。不知道當天是不是茨球發揮失常,被狗子壓著打...一盤還沒結束就看到吞哥拿著啤酒晃悠晃悠坐到了茨球旁邊。喝了兩口啤酒就直接躺下了...是的沒錯,直接頭枕在茨球腿上躺下了...。而且茨球一點反應都沒有,一看就是經常這樣!而且這還沒完,那一局茨球0:2輸的慘慘,吞哥看完之後直接坐起來,伸手勾了勾手指沒說話,茨球就把手柄給吞哥了...然後就看到吞哥狂虐狗子......虐到什麼地步?2:0是肯定的,而且兩局都是完勝,也就是說沒有掉一滴血的完勝。天哪,幫他家球報仇的吞哥實在是太可怕了...

20. 那一整集錄音室特輯拍下來,我覺得我看到的最多的鏡頭就是吞哥開玩笑的去踢茨球。哎...這就是他們團的主唱跟吉他手之間的傳遞愛的小遊戲嗎...老實說我還真的沒怎麼見過吞哥跟其他兩個人動手動腳過,唯獨跟茨球整天都是打來打去,肢體接觸多到不行...。果然這就叫做打是親罵是愛吧?

21. 還有就是他們錄音室是有名字的,我覺得大家應該都知道叫「大江山」。雖然之前早就說過為什麼錄音室要叫大江山,但是那次節目也重複了一遍,還出了詳細版本。以前他們樂隊還沒組成的時候茨球跟吞哥就認識,當時吞哥住的地方就叫做大江山,茨球不是那裡的,距離那個地方車程都有一個半小時。但是他依舊每天都堅持跑一個班小時的路去大江山找吞哥飆琴技,後來終於覺得太麻煩了,就直接在大江山上租了一個房子,而且就在吞哥隔壁一棟樓。從此開始了天天互軋琴技。後面也是在那裡他們兩個人成立了最初樂隊的原型。所以吞哥回憶這一段的時候說的是因為大江山承載了太多他們最初也是最重要的回憶的地方,所以這個錄音室一定要叫大江山,而且巧合的是後面第三個加入的切切也是大江山的,所以覺得非這個名字不可了。嗯...要我說的話,切切那個巧合根本就是個煙霧彈,就算切切不是大江山的,他們也一定會堅持把錄音室叫做大江山吧?畢竟是愛情萌芽的出發點

22. 不過說到大江山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過一期節目叫「酒吞返鄉記」也是一檔外景節目,內容就是吞哥帶著鏡頭回去大江山,然後介紹一些當年他在大江山時候的一些印象很深的景點。一開始的兩個景點都是吞哥一個人,也沒有說要來其他人。然後吞哥就帶著攝像機一路走一路說。到了一個楓葉公園就在說這個公園是初中時候第一次看到一個讓人心動的初戀對象然後跑過去搭訕的地方。然後這時,注意背景!茨球不知道從哪裡鉆出來了,然後跑去搭吞哥的肩,說好巧好巧,正好吃飽了出來散步就碰到了。其實我到現在也不知道茨球到底真的是偶然遇到還是說早就有節目組安排。畢竟後來他們看起來真的像是偶然遇到的,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兩人演出來的就是了。只是茨球他們當初在大江山租的房子確實也應該就是在那附近,之前也確實有聽說過他們偶爾還是會回那邊的消息...所以...誰知道呢?而且重點你們不覺得是無論是巧合還是故意安排,茨球在這個節點出來都太令人浮想聯翩了嘛?吞哥他正說完「在這裡遇到初戀」誒...然後茨球就鑽出來了...茨球你...難道...真的???注意,吞哥沒說初戀對象是男是女哦。

23. 還是那個節目,因為茨球的加入所以一邊走一邊介紹的變成了兩個人。不得不說這兩人真的是大江山的扛把子,真的是哪裡都找得到,那種很隱蔽的小店兩個人都知道...而且他們的梗無論怎麼拋對方一定都會接的上,這就是所謂的默契?後來吞哥說道很多東西的時候,茨球都在一邊補充,可以說他們對於大江山的知識量應該是完全共享了吧?根本沒有哪一個地方或者是哪件大江山的事是其中一人知道而另一個人不知道的...

24. 節目的最後他們去了一家燒烤攤,吞哥一邊走一邊還在介紹這家燒烤攤說是吃過最好吃的燒烤,然後各種吹有多好吃,仿佛那家店塞了他廣告費一樣...一到那裡老闆年看到他們眼睛都完成月牙啦,然後走到他們中間,一隻手拍一個人的背說好久沒看到了啊,還在說茨球長胖了哈哈哈哈。然後就問他們兩個「是不是還是老樣子?」就看到他們兩個應了之後就想到自己家一樣,跑到人家冰箱那邊去找飲料,然後自己找位置坐下來開始繼續吹這裡的烤魚有多香多美味....。然後沒過多久就端上來一個特別大的盤子,上面是兩條完整的烤魚。從這個故事我們可以看出,他們兩個到底是一起來這裡吃過多少次,跟老闆娘這麼熟,連吃的東西,兩個人的分量都那麼熟悉...順便一說那個魚真的很好吃,後來樓主自己去吃過一次,強烈推薦!!

25. 還有一期節目,跟「酒吞返鄉記」很像,也是介紹大江山的。不過那一次就是他們全團一起去了。只能說大江山三傻真的是太皮了,仗著自己是大江山的人就瘋狂欺負狗子這個外鄉客,各種故意指錯路,帶著他繞圈子什麼的。簡直太可憐了,要默默心疼狗子三秒。尤其是酒茨帶頭,欺負人家,其實切切是個好孩子,有好幾次都想搶救一下狗子的,結果被鬼王夫夫壓著打,連帶一起欺負了。真是太慘了,然後切切後面就也放飛自我了,跟著酒茨兩人一起混...

26. 這一期節目的最大重點應該就是他們幾個去泡溫泉吧?可以說是全程高能...一開始剛換完衣服就有個小高能。你們知道的,狗子從來都是里三層外三層裹得嚴嚴實實的,不太喜歡裸露肌膚。所以泡溫泉的時候其他人都只是穿沙灘褲,就狗子一個人死死地裹著浴巾。然後他們另外三個就去鬧狗子。可憐的狗子拼命反抗啊,可能一個手滑,差點把茨球的褲子拉下來了哈哈哈哈哈哈,然後就看到吞哥先把茨球往後一扯然後一個霸氣的跨步上去兩下就扯掉了狗子的浴巾。一邊扯還一邊說「曬曬太陽有益肌膚健康」但是我分明感覺到了他的怒火啊!!嘴上是這麼說為了狗子好其實心裡只是想幫茨球報仇吧??

27. 然後就是進入溫泉池,這邊的溫泉以多個池子而出名,他們先是在一個大池子裡面一起坐了幾分鐘,就分開各自找池子坐著了。狗子跑去魚療池了,切切在花瓣池。茨球先是在鹽浴池,blabla說了一堆鹽浴的好處之後就起身去了冷水池,是的,因為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知道吞哥在哪...。然後他就在吞哥旁邊坐下了...吞哥看他過來的時候他這邊還沒有說完冷水池有什麼好,反正在茨球在他旁邊坐下后就很習慣性的把手搭在了茨球身上,然後又開始夫唱夫隨,一起吹冷水池。請注意前面吞哥在茨球來之前說過的一句話,他說「本大爺泡溫泉就是喜歡跑到冷水池坐著啊,熱水裡面太難受了。」然後,他就打臉了,看茨球過來之後,剛介紹完冷水池就拉著茨球起來了然後跑去了另一個有溫度的池子。我可以理解為他心疼茨球泡在冷水裡面嗎?

28. 之後就幾乎都是酒茨兩個人一起行動了。然而節目組並不是要你們組隊啊!看看狗子跟切切都在很盡職盡責的一個一個的換池子介紹什麼的。就這兩個根本就完全忘記現在是在出通告,想怎麼玩就怎麼玩。跑到熱沙坑裡面一躺就是十多分鐘,就看到茨球再給我們展示高超的按摩技巧,按得吞哥一臉舒爽...你們兩個真的還記得現在是在錄節目嗎?

29. 從溫泉起來後他們就跑去溫泉旅館吃吃喝喝,當然最不能少的就是溫泉蛋了!首先我不得不嘲笑一句茨球怎麼這麼笨手笨腳,明明彈吉他是個很考驗手指靈活的工作啊...他就是剝不好蛋,甚至狗子跟切切還在旁邊開始打賭他能不能完整的剝出一個蛋而不是捏的坑坑窪窪。然後就看到茨球特別小心特別努力的在哪裡剝。他們都吃了兩三個蛋了,可憐的茨球還一個都沒剝出來...終於,吞哥看不下去了,直接順手剝了一個直接整個塞進茨球嘴裡。我都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吐槽比較好,是應該吐槽「吞哥說都沒說一句,是直接把蛋塞過來的,而茨球居然很自然地張開嘴接下蛋」呢;還是應該吐槽「一邊吃著吞哥剝的蛋,一邊還全神貫注的專注自己手中的那個,一點也不詫異有人會喂他蛋吃」比較好呢?

30. 反正這一期節目到處都飄著小心心,我覺得狗子跟切切絕對都是習以為常然後完美閃躲了。就說最後他們下山,是騎車下山的。可能是節目組考慮到兩個人一台的話,一個人騎車一個人說說話比較方便吧。所以他們四人兩台車騎下山了。重點在於拿車那裡...當時他們四個人的站位從左到右是切切,茨球,狗子,吞哥。我覺得一般情況下的話就是就近的兩個人一起下山吧?但是切切做了個小動作,就是在他們正準備磚頭去拿車的時候,一把扯了一下狗子的衣領把狗子往他那邊扯過去。明顯意思就是說「你跟我一輛車,讓他們兩一輛車」...我覺得狗子肯定也是早就這麼做好準備的,所以在切切把他拉過來的同時,跟茨球錯肩的那一瞬間推了一把茨球,往吞哥那個方向...我覺得酒茨兩個人的事狗子跟切切知道吧?絕對知道吧!!??

好了,今天就更到這裡~明天繼續! 擼主會繼續致力於挖他們兩個人的料的~!也歡迎知情人士來透露~


评论(16)
热度(48)
©森源哲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