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源哲吾

yys+滑孫相關。酒茨酒,戳關注請注意避雷。偶爾廢話。
海賊相關走子博 酸奶麥片,也有幾率掉落人外跟OC。
茨吹,羅吹,鯉吹。

「酒茨」長白山

聽著我坤兒的長白山摸出來的意識流產物。

活到現代設定,平淡日常就是寶藏。


================================


長相廝守,白頭偕老,山盟海誓。


酒吞在頭痛中醒來,迷迷糊糊的睜眼,眼前還是熟悉的天花頂,熟悉的吊燈,旁邊依舊是那個原木色的床頭櫃,上面擺著一個白色的電子鐘顯示著現在已經快到正午,一盞白色紙糊的檯燈,看起來頗具現代設計感。當然也免不了一些雜物,比如那個小小的煙灰缸,還有一包沒合上蓋子的黑色硬盒長白山的煙。


嗯,都是他們自己的東西。


他隱隱約約記得昨天晚上跟朋友出去喝酒,有誰來著...荒川,大天狗,妖狐...他們好像還續了好幾攤,一直從晚飯一路續到了夜宵。他砸吧砸吧嘴,還能感受到那一點點夜宵的小龍蝦的味道。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聚眾喝酒他有點想不起來了,好像是因為荒川戀愛了?可是為什麼被灌醉的是他...酒吞坐了起來,晃了晃腦袋,紅色的頭髮蓬蓬鬆鬆的飛在頭頂,隨著酒吞的動作像是海草一樣在空中肆意擺動。不過此時酒吞也懶得在意昨晚到底為了什麼而醉酒,到底喝了多少,現在他不好好地躺在自家床上嘛...他一把掀開被子,已經習慣了溫暖的被窩的身體突然暴露在空氣中使得他不禁打了個哆嗦。往下看了看,自己還真是一絲不掛。一點驚訝都沒有,反倒是暗自笑了笑,還順手把手臂抵在了鼻前——深呼吸。熟悉的沐浴乳味道經過氣管在肺中瀰漫開來。

他也不急著去穿衣洗漱,反倒是悠哉的抽出一根煙,點上,然後拿起在旁邊插著充電的手機,解鎖。綠色的信息的icon右上角的紅色小點預示著他有未讀消息,他點開收信箱,裡面只有唯一的一個對話框,名字寫著【球】,旁邊的頭像是那個白髮大妖,那個他看了幾千年的白髮大妖。小小的圖標裡面的他正一邊吸著一杯可樂一邊一臉茫然地看向鏡頭,顯然是一張在對方不經意的情況下抓拍的照片。每次酒吞看到這張照片就會止不住的笑一笑,然後小幅度的動動自己的手指,在那個圓圓的icon上小心翼翼的滑動兩下。仿佛真的能透過這個小小的屏幕摸到對方的實體一樣。


他這才緩緩點開消息窗,連續三條藍色的對話框上面分別顯示著不同的時間,第一條是在早上八點鐘收到的。

【摯友吾先出去了,今天上午有個會,應該中午能回來。】


第二條是半小時前發的。

【摯友你中午要吃什麼啊?吾買回來。】


然後第三條是在十分鐘前,那時候他還沒醒。

【摯友還沒起來嗎?吾買了魚跟豬蹄。還去吾公司旁邊那家上次你說很好吃的餐廳打包了他們的口水雞。另外還去買了瓶“天狗舞”,之前你不是一直想說試試嗎?明明是人類的酒,叫這個名字真是很有趣啊。吾正在回來路上呢,還有半小時。】


酒吞心情極好的放下了手機,他並沒有回復。再吸了兩口煙就把剩下的煙屁股扔進了煙灰缸,然後再次倒回被窩享受一下回籠覺的感覺。只是他也沒有真正睡著,是心情好得睡不著。


他們活了太久,看了太多事,也經歷了太多事。初遇在大江山,那時候的茨木不過也是個沒有組織的獨狼小鬼,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也不知道要去哪,只是漫無目的的到處旅行,走到哪打到哪,戰無不勝。終於有一天他來到了大江山,可是平時根本不跟別人交流的他壓根不知道最強鬼王——酒吞童子就住在這裡。依舊是一路斬殺小妖怪大搖大擺的上山。一直到看到那個背著葫蘆,坐地上喝得爛醉的紅髪妖怪。他只是覺得奇怪,明明就是一個醉醺醺的糙漢子,為什麼周圍的妖力如此強大,吸引著他,於是就想也沒想的衝上去。還是生平的頭一次,他的攻擊落空了。只看到對方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滿身破綻。於是他出拳衝向酒吞。再一次落空,那妖怪踱著醉步,一搖一晃躲過他的至剛之拳,看起來輕鬆無比。可能是突然來了興致,酒吞躲了好幾拳之後突然不躲了,而是趴在浮在半空中的鬼葫蘆上,只見那鬼葫蘆張開大嘴,鋒利的牙齒閃著寒光,看起來似乎能粉碎掉一切。茨木也不傻,幾下拉開自己跟鬼葫蘆的距離,退到一個他所認為的安全距離,想著那葫蘆要是衝過來還有一瞬間的時間可以反應。然而終究也只是【他所認為的】,那葫蘆根本未動絲毫,只是噴出一團團黑色的瘴氣,沒料到那葫蘆是遠程攻擊的茨木頭一次失算,瘴氣打入身體裡面讓他沒法動彈。他就看到醉醺醺的紅髮大妖怪晃悠晃悠朝他走過來,本以為對方會是下殺手攻擊。沒想到居然看到那妖怪蹲了下來與自己目光齊平,然後一個紅色的酒碟扣在了他臉上。

“來的正好,陪本大爺喝酒吧。一個人喝太寂寞了...”

然後整件事,乃至他整整一生都往著一個莫名其妙的方向發展了。


酒吞也說不上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茨木的,他只是習慣,習慣了茨木在他身邊的每一天。要是有一天沒看到就會變得極其暴躁,找不到他甚至會就地讓小妖怪們爆炸。所以才會有【大江山的鬼王極其殘忍狡猾】之類的謠言傳出吧。起初他并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渾身都不舒服,直到某天在酒會上跟黑夜山的酒友大天狗聊上了,才知道這是愛情。回去找到茨木就是一頓表白,被說得一愣一愣的茨木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接話。酒吞看他一言不發就直接霸道的當做對方默認接受,於是扛起大妖怪就回房打架去了。然後這段延續幾千年的感情就這麼莫名其妙的開始了。如果現在真要問茨木當初聽到表白到底是接受了還是想拒絕,估計他也答不上來吧...跟酒吞一樣,他們不是因為喜歡了就在一起了,而是在一起,習慣了,喜歡了,再也離不開了。也許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這樣的愛才是真正的愛吧。


酒吞他到現在還記得大江山退治的事,當然包括大江山退之前的事都是他到很後面才想起來的。畢竟,他死過一次。他不知道茨木那個時候是怎麼走過來的,他從來不說,他也很有默契的從來不問,他心疼茨木,怎麼可能再讓他回憶起那種讓人崩潰的記憶。即使後來大江山沒了,但是他們仍然是那個對彼此心照不宣的鬼王跟鬼將。經歷了大起大落的酒吞不知道茨木是怎麼想的,但是他從拿回記憶開始,就暗自發誓過再也不離開,永遠不離開。永遠這個詞對於人類來說太脆弱了,可是他們不一樣,他們是妖怪,長相廝守,白頭偕老,山盟海誓,這些對於人類來說近乎奢望的詞語放在他們這裡無足輕重,甚至能輕易實現。只要他們在一起,還會有什麼跨不過去的坎。酒吞一直堅信著,大江山退治能被人類得逞,唯一的原因只是他們當時沒在一起。所以後來記憶回復了的酒吞在一段時間內把茨木看得很緊,也許是多年的默契,茨木也從未遠離,永遠會保持在鬼王的視線範圍內。


後來他們也一起走過了人類的戰亂年代,雖然人類的武器對於他們來說根本沒有殺傷力,但是第二天起來發現所居住的山洞或者房屋垮塌之類的事實在是太煩心,還有炮火聲連天,一刻也不得消停。他跟茨木也只能輾轉各地,只為求一方清靜。也許是那個年代走過了太多地方,他們終於在人類停火了的同時也對這樣居無定所的旅居生活感到累了。找個地方安靜下來,租個房子,混入人群,安靜享受接下來的千年意外的成為了他們一拍即合的共同願望。


妖怪肆意出沒的年代早已過去,隨著科技的發展,人類似乎已經不太相信鬼神之類的存在,因為失去了信仰,大把大把的妖魔鬼怪最終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酒吞他們這樣的大型妖怪混跡在人類社會中,不暴露出任何蛛絲馬腳。當然隨著妖怪的流失而帶起的蝴蝶效應直接也導致了陰陽師這個職業的消失。或許現在某些地方還存在一些吧,可是對於酒吞他們這樣經過那些年代的妖怪來說,現在的【陰陽師】不得不說,真是水的可以,甚至連發現他們這樣的大型妖怪的能力都沒有吧...。人類進入和平年代的同時妖怪們也算是跟著被帶入了一片祥和的氣氛中。可能是老了,酒吞跟茨木也不在熱衷於打架,反而像是現在這樣平平淡淡的日常才覺得喜歡得不得了。看來不止人類會沉迷享樂,妖怪們也不例外。


酒吞喜歡這樣的生活,天天能抱著茨木,再也不必擔心他全身掛彩,缺胳膊少腿的回來。茨木會給他做飯,也會幫他帶外賣,偶爾自己也會下廚。在外面喝酒喝掛了也沒關係,茨木一定能靠著手機找到他,然後像昨晚一樣,拖回家,幫忙洗得乾乾淨淨的扔回床上。兩個人窩在小公寓抬頭對視低頭就親,興致來了就抱回床上做點快樂的事,一點憂愁也沒有。跟那個嗜血的年代比起來,誰會不喜歡現在的生活呢?至少在酒吞他們的朋友圈內,大天狗,妖狐,荒川,玉藻前,夜叉...等等一眾妖怪都是這麼認為。



再在床上躺了會兒酒吞爬起來了。估摸著茨木也該回來了,就隨便套上一條短褲跑到客廳去等著,果然沒過幾分鐘,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音就傳來。打開門,除了茨木那頭白白的頭髮撞進酒吞的視網膜以外,遠遠就飄香四溢的飯菜喂也溜進了酒吞的鼻腔。

“摯友我回來了!妳幹嘛呢?”茨木隨手關上了門,看著坐在吧檯的酒吞,把手上的袋子暫時放到了一邊。

“等著老婆打包的飯菜和酒啊~”酒吞笑著看茨木,就見對方提著酒瓶子走過來,大有一副要把酒瓶子往他頭上砸的氣勢。不過酒吞也沒躲,他知道即將招呼在他頭上的不可能是酒瓶子。隨後他的後腦勺就被茨木的大爪子輕輕拍了一巴掌。

“誰是你老婆,滾蛋。”說著順便還把手上的那瓶【天狗舞】擺在了酒吞面前。正要走去做飯卻被酒吞抓住,一個帶著煙味的吻堵住了他的嘴。這個吻沒有持續太長時間,酒吞就放開了他,還順手捏了一把他屁股。

“去做飯吧,我餓了。”

“有熟菜,摯友餓了的話先吃吧?吾這就去做飯。”

“不了,等你一起吃。”說著酒吞揮了揮手,示意讓茨木暫時不用管自己,不過又好像想起什麼馬上叫住了去往廚房的茨木。

“把你外套給我套一下,我下樓買包長白山。”

茨木先是楞了一下然後才反應過來長白山是什麼,那是最近酒吞很喜歡抽的一個香煙牌子。他一邊脫著衣服一邊問“那煙很好抽嗎?”

“還好...也不是很好抽...”

“那你幹嘛買?”

“因為名字好聽。”

“哈?長白山?哪裡好聽了...還沒有大江山好聽呢...”

“哈哈哈哈傻子。”酒吞接過茨木扔過來的衣服,往赤裸的上身一套笑著出門了,留下茨木在房裡小聲BB了一句“你才是傻子。”不過酒吞沒聽見就是了。


评论(3)
热度(28)
©森源哲吾 | Powered by LOFTER